百折不挠•生命正是今世乐师担负的任务与措施

  原标题:从一名专职画家到院长,王明明在北京画院坚守40年 他在求变的洪流中留住传统

标签: 王明明 中国画 危机 艺术坚持 艺术生命

人物画家办起了花鸟展

  王明明,一位成名已久的国画家。从青年时期进入北京画院成为一名画家,到担任北京画院院长,他在这座艺术殿堂里度过了人生的黄金40年。于国家、于社会,这40年是改革开放的40年,于他和北京画院,则是在时代求“变”的洪流中,尽一切努力守护传统的40年。

——访谈录:王明明的艺术坚持与艺术生命

北京画院美术馆清雅的展厅之中,一幅幅花鸟画作品仿佛给空气增添了灵动的气韵院长王明明先生日前在这里举办的首次个人花鸟画展取名心迹自然。五十余幅作品基于中国画传统的笔墨,又以大胆的用色使画面传达出浓郁的现代气息。

  国门打开

张雄艺术网采访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

今年54岁的王明明先生一直以水墨人物画名重画坛。展讯刚刚传出之际,人们曾设想这可能是画家创作之余的小玩弄,但当你凝神于画家精心营造的笔墨意境之时,会不知不觉被画面中传递出的对传统的感悟以及画家的真情流露而打动。千变万化的大自然,总让我为之感动,为之倾倒。热带雨林的神秘绚丽,盛夏荷塘中的幽馨素影,晚秋疏林的萧瑟之境,雪霁后的空寂之声在大自然面前,我的画笔好像无能为力。人类的各种想象力都无法表现出大自然的奇观与千姿百态。画展之际,记者在采访王明明先生时,他却把人们对作品的赞赏归功于自然的造化。我追求与自然的和谐,追求天然平淡的境界,强调与观众的审美与情感的沟通。可能正是画家这份对中国花鸟画的独特解读,使人在欣赏王明明的花鸟画作品时,感觉到一种扑面而来的诗意氛围。

  从批判转为继承传统绘画

850.com,张雄艺术网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明明先生,在做客张雄艺术网时曾说,艺术家如果认定了一辈子搞艺术,就应将其视为生命,不论处境多难,都一定要坚持下去!反观当今艺术圈,浮夸之风盛行。艺术市场监管不力,优劣作品鱼龙混杂,不仅污染了艺术家潜心创作的环境,还严重影响了艺术家的价值观。一些艺术家冠以艺术圣洁之名加入其中,只为谋取经济利益,与官权腐败接轨,而无心文化创作。这些行为背后映射的是赤裸裸的艺术品德问题,是文化道德信仰缺失的危机,像王明明先生这样将艺术视为生命的精神正是最亮的启明灯,是难能可贵的艺术本质的守护,令人心生敬仰,充满能量。坚持•生命正是当代艺术家肩负的使命与艺术文化的核心意义。

画人物也要研究花鸟和山水画,包括书法

  1978年10月,26岁的王明明放弃了中央工艺美院特艺系的录取通知书,在恩师周思聪的举荐下,进入北京画院成为一名专职画家,成为画院历史上入院年龄最小的画家。位于沙井胡同、雨儿胡同的两个四合院,就是那时北京画院的院址。院子里每个房间都摆着三四张案子,大家就在这里创作。完成的作品就挂在屋子里,同道们串串门,彼此评说、切磋,用现在的话说,这一切都透着岁月静好。不过,打开的国门已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带进了安静的画室。

王明明作品

记者:我们知道您当年是有名的小画家,儿童时代的作品就曾经到30多个国家展出,并多次获世界儿童绘画比赛金奖。您在青少年时期曾长期受教于吴作人、李苦禅、蒋兆和、刘凌沧、卢沉、周思聪、姚有多等诸多名家,能得到这些名师的指点现在看来是非常难得的事情,能谈谈这些国画大师是怎样言传身教的吗?

  “改革开放带来了外贸艺术品的创作需求,我也算是最早接触市场的一批人了。”王明明回忆,进入画院当年,他就创作了5幅外销国画。“那是第一次拿到画画的稿费,都是四尺六开的作品,稿费一共25元钱。”画院为画家们定下了稿费标准,周思聪7元/平尺,吴冠中8元/平尺,李可染12元/平尺……老中青画家们都承担了一些创作任务。

王明明的艺术追逐梦

王明明:我父亲就喜欢绘画,但他小时候没有条件系统地学习。当他看到我从小也爱画画后非常高兴,同时还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请名师指点。我六岁时正是大跃进时期记得当时王府井的和平画店请来李苦禅老先生等书画名家搞面向大众的笔会,现场作画,父亲就带我去看他们画画,当大家知道我也会画,就让我当场表演。记得李苦禅先生看过我的画对我父亲说,你的孩子这么喜欢画可以来找我,还告诉我们他的住址。作为书画大家如此平易没有任何架子,令人印象深刻,后来父亲就带着我去他家亲自上门求教。记得每年几次,我都会到苦老家学画。当时个子小,每次都是由苦老抱到椅子上看他作画,直到现在我还留着这些珍贵的课徒稿。在一张苦老的课徒稿上,他写下的落款很有意思:速写给明明看,为的是增他的胆量及魄力,但不以画法限其本能。这些大师在教我画画的时候,不是仅以技法示人,对我今后艺术风格的形成有很多借鉴。

  之后,有机构邀请画家到海外市场去办画展。来自海外市场的需求显示,山水、人物、花鸟等传统题材最受欢迎,这让许多压抑已久的画家有些意外,没想到中国画走出去很受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而目睹过“文革”期间对传统国画创作进行批判的王明明,面对这种旺盛需求时心里也产生了疑惑:传统国画创作,到底应该怎样看待?

王明明先生从小被称为“中国画坛小神童”,他的儿童画在六七岁时就早早地叩开了国际儿童画展的大门。如果不是因为热爱,不是对艺术的坚持,在“光环”的照耀下,尤其对于尚未定性的孩子来说,最容易迷失自我。六岁起,在王明明所有得奖的展览上,其父都告诫他一定要找出差距来,不能在自己作品面前洋洋得意。到了十五六岁,王明明需要抛弃以前儿童画带来的所有“光环”,攻克最困难的转型期。1966年至1977年,正值画家青年学习创作的黄金期,十年文革动荡,使王明明备受苦难的考验,却永不放弃追逐艺术的梦想。他在北京手扶拖拉机厂当铣工时,仍笔耕不辍。工作之余背着画夹到处画画。每有所获,就兴冲冲跑到大师家中请教。王明明通过长期刻苦的学习与创作,先后求教于吴作人、李苦禅、蒋兆和、刘凌沧、卢沉、周思聪、姚有多等诸名家,打下坚实的绘画基础。一九七八年王明明考取了中央工艺美院却因专业不合适选择放弃,同年调入北京画院从事专业创作。如果没有不懈的坚持,艺术的光辉将很容易变成轻易的瞬间,戛然而止。

我是九岁时结识的吴作人先生。现在回想起来,他真是一位教育大师。当时他就对我父亲说,儿童画家无论画得多好,到十四五岁都会面临转型,转变得好将来就会搞艺术,否则就会被淘汰。在后来我不断学画的过程中,确实经历了这种转型,你要从儿童时期那种发自内心的绘画,变成经过训练再发挥的绘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伴随国门逐步打开,这样的疑惑和反思也越来越强烈。1983年5月,王明明第一次出国前往巴黎参加国际中青年画展。十几天内,他参观了当地博物馆、美术馆内的许多现代和古典艺术作品。“当时最强烈的感受是,世界各国的艺术都是在尊重前人的基础上生生不息的。与西方接轨的中国画艺术是没有出路的,在创作方向上不应该迷茫。”王明明说,自己是在批判传统、鼓励革命和创新的环境中成长的,从批判传统到学习、继承传统,他经历了曲折的心路历程。

王明明作品

记者:大家都知道您多年来倾心人物画的创作并卓有成就,这次却以不为人知的花鸟画作品示人。听说您这些花鸟画是历时二十多年时间创作的,想了解一下您作为一个人物画家为什么对花鸟画也抱有如此浓厚的兴趣?

  他开始将自己的创作方向定位于历史题材。“有些题材,是中国画表现不了的,否则要油画、版画、雕塑等其他艺术门类何用?一波波‘革新’思潮、‘拓展’运动,表面上让中国画的‘承载’能力扩大了,边界扩大了,殊不知破坏了中国画的基因和程式,最终会破坏文脉。”

王明明与北京画院的因缘

王明明:一个画家应该对自己周围的所有事物都感兴趣。我觉得一个中国画画家应该是全面的,所以外出写生时,对人物、山水、花花草草这些细微的东西我都会留意,回来就会有创作的冲动。在几十年的人物画创作过程中,我的花鸟画也没有间断过,只不过从未拿出来。

  王明明努力让自己沉下来。1980年,他以杜甫名诗《春望》为题材,创作了历史人物画《杜甫》。在遵循传统创作程式的基础上,他通过蒙太奇手法,在杜甫的主要形象之外,根据自己对诗篇的意境和理解,加入了次要人物群像作为画面的一种背景。第二年,他前往汨罗江采风后创作的《招魂》以浪漫手法再现屈原的形象。传统题材的创作,自此成为他从艺道路的重要表现题材。

1977年,是带给许多知青福音的一年,那是粉碎四人帮后招生的第一年。当时中央美术学院没有招生,王明明就报考了工艺美院,但是工艺美院分的录取专业是特种工艺系。王明明觉得这样就画不了他最喜爱的中国画了,心中满是犹豫,当他与自己的老师周思聪先生谈了情况后,周思聪次日跟画院提出来申请让王明明进画院,因为王明明当时在业余作者里是最优秀的,所以画院马上同意录取。王明明笑称,当时在上学和工作上做了这个选择。现在一般人会选择上学,可当时他算了一笔非常合算的账,就是毕业完了可能也进不了画院,因为北京画院是非常难进去的一个艺术单位。

其实对一个画家来说,不要刻意为自己设定画种的限制。我们能把齐白石简单地界定为花鸟画家吗?当然不能,他的人物画、山水画同样达到了一个高度。像任伯年、徐悲鸿、傅抱石、林风眠、黄胄等,也同样如此,他们在涉猎的各种题材上,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一个画家把自己限制在一个画种或者一种题材上,对画家的成长是不利的,尤其是中国画画家更是如此。从中国的传统绘画来说,花鸟画和山水画的成就是最高的,如果一个画家在山水和花鸟画方面没有下过工夫,恐怕很难进入中国画的传统源流,也很难深刻理解中国画的人文精神。我一直主张,画人物画的画家,也要研究花鸟和山水画,包括书法,都应该作为最基本的功课。

  办展明志

北京画院原名北京中国画院,是新中国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专业画院。成立于1957年,成立时,入院的画家由文化部直接聘任。著名画家有齐白石、叶恭绰、陈半丁、于非闇、徐燕孙、王雪涛、胡佩衡、吴镜汀、秦仲文、汪慎生、关松房、惠孝同、吴光宇等。艺术大师齐白石任名誉院长,叶恭绰任院长,陈半丁、于非闇、徐燕孙任副院长。1981 年,北京画院聘请著名画家吴作人、李可染、李苦禅、蒋兆和、叶浅予、黄永玉、黄胄、董寿平、吴冠中、白雪石、田世光、崔子范、俞致贞、张仃、刘凌沧、赵枫川等 16 人为院外画师。

记者:您的花鸟画作品尽管运用了中国画传统的笔墨,但是它透出的气息却很现代。包括您画中会使用一些一般中国画画家很少使用的颜色,还有看上去构图很满。您画花鸟的灵感是来源何处?又是如何把传统和现代对接得恰到好处?

  为美术大家和无名者立传

又过了两年,中央美院招研究生,很多老师让他去报考,但是王明明仍然不去,他觉得画院的条件已经非常好了,画院的传承性为画家们创造了优质的环境。同时也想证明不上学院,能不能画出来。

王明明: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去东南亚的机会比较多,热带风光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带来了灵感。但是,许多画家认为热带风光不好画,强烈的色彩容易让人觉得俗气,但我却正是因此才找到了自己的语言方式。我的花鸟不一定要表现传统中国花鸟中的梅兰竹菊,而是自己对自然的感受。同时,我也用这种方式在探讨,现代人的审美和传统到底有多少距离?通过我的艺术到底能不能和观众产生共鸣?那就是既有我对传统的深刻理解和把握,又有对自然界的情感和现代精神的表现。

本文由850.com-850com永利电玩城「官网」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百折不挠•生命正是今世乐师担负的任务与措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