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展出涉及理论、美术、装置艺术和建筑设计

  “云筑·云间—潘公凯建筑艺术展”于11月25日上午十点在位于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云间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由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复旦大学哲学学院联合主办,德稻集团承办,中国美术学院上海设计学院协办,展出了艺术家潘公凯近几年创作的建筑设计方案精选作品共十件,其中包括他为北京奥运公园三馆联合体设计的方案模型、宁海艺术中心和文化中心方案模型,宁波大学艺术学院方案模型等。

图片 1

图片 2 内容概要:潘公凯,1947年1月出生于浙江宁海,1996年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2001年6月至今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出版多部专著,擅长水墨花卉。主张中国的美术应有自己的逻辑、历史和未来。 潘公凯的跨界艺术 潘公凯 人物名片 潘公凯,1947年1月出生于浙江宁海,1996年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2001年6月至今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出版多部专著,擅长水墨花卉。主张中国的美术应有自己的逻辑、历史和未来。 他是大师潘天寿之子,却对“子承父业”之说不以为然;他自嘲没上过大学,是中国美术院校里学历最低的教师,却先后执掌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这南北两所美术教育最高学府;他推动美术学院教学系统的改革,取得成效的同时却饱受过度扩张的质疑;他积10余年心力研究中国美术的“现代性”,却乐于创作西方流行的装置艺术……无论推崇他或者批评他,都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写论著、画水墨、弄装置、做建筑,潘公凯展览近日亮相北京今日美术馆,却毫无“个展”的模样。做了17年美院院长的潘公凯说,所展出的仅仅是自己近几年的艺术成果。“我多年养成自学习惯,小学三年级就能做出电子管收音机,门门功课优秀……涉足多个领域一是有基础,二是有兴趣。”潘公凯的“跨界”似乎早已开始,此次展览以物理学概念“弥散与生成”命名也就不足为奇:探讨在世界文化艺术从高阶位向低阶位“弥散”的大趋势下,如何生成新的艺术形式。 记者:“弥散与生成”展览占了今日美术馆一个大展厅,规模不小,但开幕式做得很简单,这是怎么考虑的? 潘公凯:在西方举办展览,没有剪彩也没有领导出席,最多也就是美术馆馆长、策展人讲一讲为什么要办这么个展览,艺术家个人表达一下谢意就完了,这其实是正常的。请领导讲话、剪彩、摆花篮这些形式,其实是太土、太不正常了。领导也不是不来看,感兴趣的会利用业余时间来看。 记者:这次展览涉及理论、绘画、装置艺术和建筑设计四个领域,您在这么多领域跨界创作,精力允许吗? 潘公凯:展出的作品都是近几年完成的,四个领域也是相对独立的,但都是建立在我几十年积累的基础之上,做这些创作或者研究的思想方法也是一致的。 我是理工科头脑和艺术头脑比较平衡的人,从小就是全科都十分优秀的学生,门门功课都要争100分,98分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太差了。我没有上过大学,但是这种学习习惯使我的涉及面特别宽,比如我对物理、数学、电子、材料、设计等都感兴趣。有兴趣,头脑里也有这些知识储备,是我能做这些作品、跨界的原因。另外,背后也有一个对于中国文化理解的贯通串联着这些作品。 记者:很多老一代艺术家都在绘画之余兼及美术史论,您父亲曾写过《中国绘画史》等学术著作,今天已经很少有这样的艺术家。您怎么看这种现象?您自己更看重哪个领域? 潘公凯:他们那一代艺术家确实发展得比较全面。但是这也和个人的兴趣选择有很大关系。所谓跨界也是这样,比如我做建筑设计就完全是出于兴趣,我不是建筑设计师,不能参加竞标,一点建筑设计费也没有,常常还是自己出钱,但就是喜欢做。 对于艺术创作,了解一些美术史还是有帮助的。我个人对艺术是怎么发展过来的十分清楚,其实在艺术创作上花的时间很少,所以我在学习和成长的道路上没有走什么弯路。 记者:您曾说父亲没有教您画过一笔画,父亲对您艺术生涯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图片 3

展览开幕式现场 嘉宾合影

潘公凯先生与夫人励国仪先生

2015年9月12日下午3点,由范迪安先生作为学术主持,余丁教授策展的道行之而成:潘公凯作品展在美仑美术馆盛大开幕,展览由湖南美术出版社主办,美仑美术馆承办。本次展览以水墨创作、史论研究、装置艺术、建筑设计这四大版块,全面展示了潘公凯的艺术探索与成果。

  潘公凯是当代中国重要的学者、美术教育家、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建筑设计师,并于2017年在德稻集团的支持下,在上海成立了德稻潘公凯建筑艺术工作室。潘公凯先生曾先后担任了中国美术学院、中央美院这两所中国知名艺术院校的掌门人,主持并实现了两所院校的跨越式发展,对中国高等美术教育事业贡献卓著。在艺术教育领导工作之外,他的专业方向和探索领域囊括中国画创作、近现代中国美术史与理论研究、西方当代艺术理论与装置艺术实践、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四个方面,以惊人的精力和巨大的热情,用自己的亲身实践,为学生树立“大美术”概念下学科“融合与交叉”的新型创意人才典范,成为时代先行者。

开幕式现场

  潘公凯对于建筑的兴趣,或许可以追溯到童年时对于科学技术的喜爱,当然空间想象能力和艺术造型能力的天赋异禀,更是他自青年时代开始向往建筑设计逐步尝试实践的必要条件。在执掌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期间,主持多次校园的改造与建设工程,更使得他的建筑学习与思考飞速进步,并逐渐开始了建筑方案设计的具体工作。做甲方的经历与工地上实实在在的现场经验,磨砺出他对建筑的功能性需求、施工图纸的准确性、空间未来使用的弹性与可变换性的充分认知和把握,为他的建筑设计打下了务实的坚厚基础。潘公凯先生最早开始草图设计,是在新世纪初,构思了中央美术学院的二期工程,尤其是与矶崎新合作完成了央美美术馆的建设,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持续至今。

湖南美术出版社社长李小山开幕致辞

图片 4

展览观察:以笔墨与人格精神为核心 多维度呈现潘公凯艺术成果据余丁介绍,本次展览的核心部分为笔墨与人格精神,策划团队根据场地空间的特点,重点展出潘公凯先生的当代水墨作品,其中部分水墨影像装置是潘公凯先生专门为美术馆精心定制的。这些作品尺幅巨大、气势磅礴、格调高雅、意境深远,既保有了传统文人画笔墨书写的精妙趣味,又与现代展示空间形成绝佳的融合互动,具有独特的现代审美情趣和艺术张力,堪称中国传统大写意水墨艺术现代转型的代表与典范,从中我们可以充分领略潘公凯先生多年来身体力行地为弘扬笔墨传统所做的不懈努力,更能感受到他坚守和重申笔墨范例作为人格理想的表征系统学术思想背后的理性主义情怀。

  潘公凯先生的建筑设计依循他个人提出的“生成”与“营构”概念,主要受后现代建筑的影响,强调建筑是空间和时间的经验艺术,不仅在“营构“的视野下注重功能布局、视觉形态、结构营造和独具匠心的视觉效果,更强调应该根据自然环境、地域和时代性来“生成”建筑。他在建筑艺术实践过程中始终关注对“生成、生态和生命”的命题思考,这三者皆是与人和物所紧密联系的生命的流动性、生成性、交融性和互动性的深层次观念,也是未来建筑形态与发展的趋势。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开幕致辞

  中国工程院院士崔愷曾评价潘公凯先生“从二维艺术向三维空间转换的设计技巧和艺术功力,能让人更多地感受到他作品背后渗透出来的那种文化气韵和创新的锐度!”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曾任建筑学院院长)吕品晶称赞他的建筑是“将整个社会的物质构建过程与人的精神构建,以一种审美与艺术的方式结合起来,既'立构',亦'立人'”。

此外,为了配合湖南美术出版社即将出版的潘公凯文献集《潘公凯:道行之而成》,此次展览还特别策划了错构与转念、自觉与四大主义、生成与营构三个部分,分别展出潘公凯先生在中国美术史的现代性研究、西方当代艺术理论研究及观念作品创作、当代建筑设计三大领域的跨界实验性创作和研究成果。通过如此大跨度的专业板块的综合展示,我们可以发现几个相距很大的学科专业自然和谐地同时并存在潘公凯的身上,并且他在其中的创作研究之深入,成果之丰富,足以成为当今中国最独特的艺术家个案之一。

  潘公凯的建筑设计正是植根于宽厚宏博的艺术素养和文化感知,是“大美术”概念下的学科交叉实验的有力创新和开拓,这种实践所带来的示范和影响为中国建筑领域的未来发展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维和视角。

艺术家潘公凯

本文由850.com-850com永利电玩城「官网」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此番展出涉及理论、美术、装置艺术和建筑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