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com转业于枫林谷景区的开销与治本,深锁在小

  很多人的深秋,深锁在手机朋友圈的9宫格照片里。城市角落里的一片黄叶一捧花一朵浮云,都被特写放大夸饰。我也不例外。

850.com 1

桓仁枫林谷森林公园旅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现有职工35人,致力于枫林谷景区的开发与管理。 枫林谷森林公园位于桓仁满族自治县南部,区域面积2583公顷,地处长白山余脉,三面环山,最高峰八面威1288米,是辽宁为数不多的千米以上高峰之一。景区2013年正式对外开放,景区生态优良、溪水充沛、红叶优美、交通便利,是红叶观光、避暑度假、休闲养生的绝佳之选。

  直到远离被此“圈”圈住的上城,飞沈阳,转桓仁,用三个半小时冲出深锁天空的大雾,闯进一个叫枫林谷的地方,我才恍悟,眼球所及的深秋,红透了大半个天空的山谷,是朋友圈怎么样都装不下、秀不出的。

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枫林谷景色

枫林谷是远离都市的“世外净土”。景区地处偏远山区,长期保持原生态系统,森林覆盖率高达98.75%。鹤大高速的开通才得以将这片自然生态瑰宝展现到世人的眼前。景区生态环境优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植物桓仁山参、红豆杉在景区分布;刺龙芽、大叶芹、刺五加等山野菜遍布林下,珍稀植物野生猕猴桃、天女木兰分布较广。6-7月天女木兰花开,花大洁白,宛若隐藏在大山里的诱惑。 枫林谷是休闲养生的“天然氧吧”。景区气候凉爽宜人,每逢盛夏,大多地区酷暑难耐,但景区平均气温20℃左右,湿度65%左右。景区溪水充沛清澈,浓绿的树荫下,小溪曲折蜿蜒,潺潺而流,时而形成飞瀑,时而形成潭池,水质清澈优良,手掬可饮。景区空气纯净,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3万个,以及花草、树木散发的植物精气充盈。置身其中,令人头脑清新,呼吸舒畅,心情愉悦,被誉为“最适合呼吸的地方”。

  长假最后一日的错峰出行,缘起于此前两个月忙碌劳顿,加之腿脚出了点问题,困顿累乏。朋友一呼,便索性挤出多年都没有过的爽利,直飞到了东北。飞机舷窗外云层厚重,到了北地上空,分不清雾还是霾,便浅浅地瞌忡起来。久未梦到的父亲的背影,不知为何出现了,似乎在走路,又好像身下有轮椅;前面是阔大的地带,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父亲是要到哪里去?期待他回头,便轻轻地唤了他一声。我醒了,揉了揉眼。

拾级走上通往枫林谷的栈道,周遭立即变成了红彤彤一片。头顶上树叶是红的,脚下栈道上洒落的树叶是红的,栈道边,溪水哗哗地飞溅,流淌的似乎也是一溪的胭红。我目所能及的是红叶漫天,落英缤纷……枫林谷的山路并不平缓,但朋友们欢呼雀跃、左腾右挪,都被那一山的红叶惊艳,跑去与红叶亲近去了。

枫林谷是名符其实的“枫叶王国”。本溪市是“中国枫叶之都”,枫叶以桓仁为首。景区枫叶景观优美,其枫叶种类最全、分布最广、持续时间最长、色彩最鲜艳,堪称中国枫叶之最。秋霜之后,枫叶由绿转黄,由黄渐橙,由橙变红,由红而紫,五彩斑斓,与十月湛蓝的天空辉映,构成一幅绝美的画卷。登至红枫顶,纵目一望,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夕阳在山,枫叶在绚丽的晚霞下,尽显枫情万种。

  辽宁桓仁满族自治县,满族一支曾经的肇兴之地,后汇入努尔哈赤麾下,有了将史卷推向清朝的雄迈厚重的底气。这一路,当然有做“历史粉丝”的详追细究,按下不表,而在我向来到得少的北地,还是首先要走和看的。雨势不休不绝两天两夜,困顿在软湿县城风景里的我,有被拖回江南雨季的错觉。第三天启程枫林谷,云居然开了一道。车行,再开两道。到车不能再行处,国家森林公园已到。阳光始出,洒向快要发霉的心底。尽管天气一下子冷了,却一嗓子吼了两声,无词,一行人,进山。

我一个人落在队伍的后面,静静地走。

景区在鹤大(丹通)高速公路设有砬门出口,距景区仅6公里,交通非常便利。 游精致山水,赏精品枫叶,吸清新空气,品绿色食品,住森林人家,放飞心情,尽在枫林谷景区。

  来的一路已经不断见到暗红或暗橙,那是已经打了卷的满树红叶的落幕集体操。枫林谷却刚到红的时令。越往山谷里去,越是红到通透时。此红生鲜,此红耀目,此红当仁不让。

这是在辽东桓仁县的山中。山谷名曰枫林谷,其实漫山生长的不只是枫树,沟壑两岸,依山傍岩,除了红黄两种枫树外,高高低低丛生着的还有落叶松、马尾松、侧柏、柞树、桉树、白桦、小叶杨、红栌、槭树……树们枝柯交错,或伸手可触,或直耸云天,平常的日子,一同吮吸着阳光与泥土的新鲜气息,一起随着季节变幻。色彩相互感应,也相互传染,春夏的时候,满山浅绿、墨绿、深绿……郁郁葱葱;秋冬时节,山上先是绿里泛出浅红或嫩黄,后来便万山红遍,半山瑟瑟,一山如洗,慢慢就如画家手中的调色板用完了颜料……朋友告诉我,这里原是一个普通的国有林场,只是这几年办乡村旅游,这里才被开发出来,成为当地的一个旅游景点。

  所谓“层林尽染”,是诗人们的粗略写意。稍通农事者得意地向城里来的“行者”们科普,枫林谷14种枫,从地面开始,依山势和阴阳面的不同、红叶期的不同,一层层次第打开,又错落地盛衰着,就像舞台上,这一波跳舞的人浪已经伏倒,那一波才起势。枫林谷这2500多公顷面积的舞台上,大面积的红色受了秋霜的点染,也就把不同的个性通过不同的色彩错杂铺开。说是满山满谷的红叶,却也是“金陵十二钗”,各自奥妙,傍邻绽放;又好比海棠诗社开业,你一树梨花,我半数樱桃,她几株菩提,全是热辣辣不甘平庸的生命,在温润美意的诗体中开合。

桓仁全称桓仁满族自治县,坐落在辽宁省东部,全县聚拢有14个民族,满族人口占半数以上。《桓仁县志》记载的景点有浑江、五女山、望天洞、桓仁湖……果然没有枫林谷。可见朋友所言不虚。枫林谷里阒寂无声,脚踩在落叶上暄软得很。对于红叶,我并不陌生。“山林朝市两茫然,红叶黄花自一川”,我居住的北京的香山红叶就是古代“燕京八景”之一,现在还是京都人每年秋天赏叶的好去处。还有浙江温州的文成,人们称赞那里的红枫古道,说“红枫古道,江南少有。存之不易,堪称佳景”。那一年朋友邀请我前去观赏,我却因为喝得酩酊大醉而错过了机会。错过就错过了,心里虽然有遗憾,但与自然的亲近只能讲究随缘,我只怪自己与那红叶的缘分不到。

  变红最早的枯了,姗姗来迟的酝酿着,持续最久的,一根筋地红着。枫林谷是红叶国,满山谷大多正当时的枫树,被一位兄长用航拍器兜兜转转,二十分钟后收回,竟然连一个山头都没有纳尽,“这红太深,怕无人机掉下去,就再也找不见了。”他说。红色如此浓烈,何况经了秋雨后,晴空在遮天红叶的缝隙间布光纯蓝,光合着的红叶,一条条经络透明,血一般喷涌和散漫开丰润的颜色,旁边又是那些泛黄的或红得尚嫌青涩的叶片。蓝、白和嫩红,恰到好处地衬托着这大红主角的明丽、热烈与不慌不忙。

沿枫林谷的一条溪水溯流而上,头顶红叶遮天蔽日,脚下红叶零落成泥,浑身似乎被红叶也映得通红。两岸或者深绿、草青,或者鹅黄、橙黄,或者赭红、深红……飘落的红叶与沟涧溪石上嫩绿的苔藓相映成趣,让人仿佛进入到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此时,那山的伟岸、水的激情好像都渐渐隐去,我的眼前只剩下灿若红霞的一片了。一片片红叶在飘落中翻飞,或萧萧落下,或荡荡悠悠,因阳光的折射,那万千的红叶衍生出一道道美丽的红晕,像是燃烧的霞光——当地人说,红叶一般有三、五、七角形、鸡爪或鸭掌形,但这里的红枫却有十三角形的……意外的发现让人惊喜,私下里我便认为这是上苍对我与红叶失之交臂的一次补偿。

  过一阵风,恰似一把火从谷口向谷顶燎去。生命起舞,哪怕只有短短一个月的热烈,也释放得武断而情愿。

一阵喧嚣过后,枫林谷安静了下来。奇怪的是,这时,我听不到溪水的潺潺之声,只听见红叶飘落的声音。一阵风在头顶的树梢掠过,我听到的是一大片红叶飘落的“沙沙”声。沙沙的声音里,那一片片红叶就像漫天舞蹈的蝴蝶,果敢地坠离枝头,匍伏大地,一动不动,仿佛在等待有情人的如约而至。没有风的时候,常有一片红叶悬在半空中,晃晃悠悠,落到地上,猛地发出一种“噗噗”之声。当然,很多的时候,枫林里响起的都是簌簌的红叶坠落之声……这些声音虽然不是生命的成长,而是生命的一种凋谢与毁灭,但这声音分明却又很热烈,仿佛叶与山的呢喃软语,仿佛天与地的交合圆融,仿佛大自然的天籁之音。难怪有人把生命的逝去归于秋叶之静美。

本文由850.com-850com永利电玩城「官网」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850.com转业于枫林谷景区的开销与治本,深锁在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