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蔬菜农场看到,我担心四岁的外孙女发现

  沿着“安吉大道”一直往东行,在没到游乐园的地方,我有意识地将方向盘往西打了转。此时,我担心四岁的外孙女发现不去游乐园会一下子闹哄起来。嗨,她偏偏没有拒绝。

“阿鲁阿家”号小火车的鸣笛声串起了浙江安吉县鲁家村的18个休闲农场。这个位于浙江北部山区的经济薄弱村,如今成了开门就是花园、全村都是景区的美丽乡村新样板。 “没有古村落、没有名胜风景,没有名人故居,没有特色产业。”在浙江省安吉县鲁家村党支部书记朱仁斌眼中,这里就是个浙北平原地带平凡无奇的小村庄。 朱仁斌告诉记者,2011年,鲁家村还是一个村集体经济稳定收入只有1.8万元,而负债达到了150万元的薄弱村。当地村民左伟伟也没有想到,现在的鲁家村像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一个低丘缓坡占九成的村庄,开出了18个家庭农场。 11日,2017年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大会正在浙江省安吉县召开。而在距离县城不到10分钟车程的鲁家村,记者看到,如织的游客正涌进这里的家庭农场。 “阿鲁阿家”号小火车行驶在4.5公里绕村铁轨上,朱仁斌成了村里的“明星导游”,一边欣赏沿途农场风光,一边向投资商兴奋地介绍:“这是竹园农场,这是桃花农场,这是蔬菜农场……” 作为村里投资最大的项目,花海世界里农场除了赏花之外,农场主还搞起了化妆品精油提炼工序,开设了花海民宿等。 记者在蔬菜农场看到,除了当季新鲜果蔬,菜园里还垒起几口农家大土灶,供游客一边摘菜,一边做菜……一批批城市里的背包客来这里体验农事乐趣。 “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提家庭农场,我们村立马就拟定用一万余亩低丘缓坡来进行家庭农场开发的大工程。”朱仁斌说。10亿元的资本“砸”进了18个家庭农场,也“砸”热了鲁家村。 “我们采用村+农场+公司的模式,共同经营村庄。”朱仁斌说,小火车是一个亮点,可以把游客吸引过来,但如果没有更加丰富的内容,也很难留住游客。 左伟伟原本在村里养猪,如今的身份是野猪林农场的农场主。他创办的野猪与杜高犬“决斗赛”吸引众多游客前来观摩。“现在农场里的垂钓、山地越野项目等都逐渐火热起来。” 鲁家村的山乡巨变,是浙江全面升级美丽乡村建设的缩影。 “以创意吸引投资,用资本带动创业。”安吉县委书记沈铭权说,这个小乡村投资上亿元的项目纷纷签约。 通过家庭农场的发展,村里原本荒废的土地每年产生了360万元租金,500多村民在家门口找到了工作。“2016年村集体经济的稳定收入已经达200万元,村集体资产达到8000万元,村民人均年收入在2万元以上。”朱仁斌说。

  没有围墙的大自然乐园无遮无拦、无边无际,有山有水有石,有鱼有虾有青蛙。观花草、摘野果;摸螺蛳、钓黄鳝;听蝉儿鸣、赏蝴蝶飞;闻鸟鸣声、猜植物名。一年四季,漫山漫坡郁郁葱葱,仅仅是一株竹子,就可以展开:拗野笋、寻鞭笋、掘冬笋。还可以在缓坡、平原上,采桑果、找蓝莓、摘黄花梨;打板栗、摇山核桃、选“一叶一芽”的白茶。

  山边都是错落有致的一幢幢红顶、蓝顶,白墙、黄墙的农家小洋房,熠熠生辉。往前不远处,我们遇到的却是一个丁字路口。我第二次有意识地开进了一条小巧而精致的柏油马路,干干净净,路面虽然不宽,但车辆可以交会。

  穿过一个个转弯抹角,我发现“前有火车轨道,请您注意通行”的指示牌,顿生迷茫:交通闭塞的山旮旯里,还会有穿过村庄的火车通行?

  忽然,外孙女在车里高兴地嚷着:“小火车小火车!”

  哦,“鲁家村火车站”——也就是“阿鲁阿家”号小火车。此时,我想起早些年,鲁家村开起的第一家农家乐,就叫“鲁妈妈餐馆”。当时我问店主,为何取这个名字。她回答:“我家不姓鲁,鲁家村就是我们共同的家,开一家‘鲁妈妈餐馆’,这样就叫得更响亮啦!”

  “呜呜呜——”一辆“红黄蓝”相间的小火车,在我们不远处徐徐驶过。我们才知道,这里就是鲁家村通往全村十八个家庭农场的小火车“枢纽总站”。

  小外孙女一骨碌下了轿车,跑向火车站,把我们甩得远远的。我们只得拼命地追赶她。

  “葡萄隧道”盘根错节的藤蔓上,一串串紫紫的、青青的葡萄就在眼前晃来摇去。外孙女说:“我要吃葡萄!”担任列车长的陈姓姑娘听到后,手持喇叭说:“旅客朋友们,前面就有一个停靠站,为大家提供摘葡萄、尝葡萄的体验项目。”采葡萄,买葡萄,尝葡萄,让游客们自由挑选。外孙女在一根藤蔓的跟脚边采摘了一小串水葡萄,连忙吆喝着“卖葡萄咯,卖葡萄!”

  小火车串连起了十八个家庭农场,村子里数百户农家,都盘居在小火车弯弯曲曲的沿线铁轨旁边,错落有致。一家家、一户户,如同居住在“花果山”的迷宫,别有洞天。

本文由850.com-850com永利电玩城「官网」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记者在蔬菜农场看到,我担心四岁的外孙女发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