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白昼的熨帖是这个声音衬映的,穆罕默德夫

  早年,乡村是安静的。潺潺的流水声,唧唧的虫鸣,还有那四季的风声、雨声……这些声音自然天成,不加任何修饰,是天籁,沉积在人的内心深处。深秋,夜阑时独坐院内,听蟋蟀叫,听秋风掠过枝头,油然生出“草木无情,有时飘零”的人生况味。每次读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诗句,总让我回忆起故乡初秋时那缱绻的意绪。

850.com,穆罕默德夫妇住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独立广场附近,每天傍晚都要绕广场散步健身,然而24日他们却中途改变了固有线路,在独立广场附近的中国餐厅宏运舫品味了一场中国民乐现场秀——天津歌舞剧院民乐团慰侨音乐会。

问:中国传统的六种古乐器是我的最爱,你喜欢几种中国传统乐器呢?

  当然,除了天籁还有人籁。安谧的乡村也会有偶尔的热闹。农闲唱大戏。村口不知何时搭起了戏台子。演出的节目是泗州戏抑或黄梅戏的传统曲目。戏班子大概只是临时搭起的草台班子,几个人随便拾掇起来的琵琶、二胡、笛子、三弦组成的乐队,演出曲目就那几个,《二小赶脚》《喝面叶》《女驸马》《天仙配》等。若在寒冷的冬夜,演不成戏了,几个人喝完几杯白干酒,凑在了一起,摆弄着音乐,自娱自乐——横笛的婉转悠扬,琵琶的铿锵有力,二胡的愁肠寸断。

“我们被他们排练的音乐声吸引而来,因为我妻子会吹葫芦丝和笛子,她一听就知道是中国音乐,”穆罕默德告诉记者。去年,这对夫妇曾前往中国探望在山东学医的女儿。就是在那两周里,穆罕默德的妻子开始迷上中国乐器,还带回葫芦丝和笛子自学,现在已经能够完整吹奏简单的曲子。

850.com 1

  其实,乡村白昼的安静是这些声音衬托的。村民最熟悉的声音,是村口吊在白杨树上的大喇叭发出的,它将世界消息搬到了村口。在没有网络的年代,大喇叭将最新资讯带给乡亲。还有省电台的名牌栏目“听众点播的歌曲”,《军港之夜》《游子吟》《故乡情》等,都在这只大喇叭唱出。后来,电视进村了,大喇叭渐渐淡出了人们视线。后来,村里通了网络,人们又开始怀念那只大喇叭。

对于穆罕默德夫妇来说,能够亲临一场中国民乐演奏会是意外之喜。而对于同样来到现场的近百名华侨华人而言,这场由斯里兰卡中国文化中心、斯里兰卡华侨华人联合会等联合举办的音乐会更将一解思乡之苦。

喜欢听传统音乐,古乐器也能说出几样,比如竹箫。记得小时候坐在老屋旁边一个高高土台上乘凉,随着阵阵轻风飘来的就是竹箫的声音,悠悠远远,时续时断。那时候听到的曲子,很清纯,没有电声,没有伴奏,现在想起来,也许就是一个大叔白天忙完,望着夏夜满天星斗,月光皎洁,于是就吹起了《太阳出来照四方》,有时候听到的又是《洪湖水浪打浪》。过去多少年了,儿时的印象依然那么清晰。

  直到今天,我还耽迷乡村一些市井声音。收破烂的、卖豆腐的、推货郎车的……这些声音虽然不登大雅之堂,却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音乐会在轻松而热烈的气氛中进行,国家一级演员赵存才以一曲高难度唢呐演奏《百鸟朝凤》为音乐会拉开序幕,欢快的旋律与百鸟和鸣之声在表现大自然生气勃勃的同时,也唤起在场华侨华人对祖国山河的热爱。

竹箫和笛子都是竹管乐器。早年乡间所见,都没有那么精致,只感觉学吹的人总是很认真,一遍又一遍学,一有空闲就吹起来。后来有点水平的就进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还有的进了县乡文工团。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村民除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审美需求。春天,怒放的杏花是乡村一道风景,“桃李芳菲梨花笑,怎比我枝头春意闹”,说的正是杏花。“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在村民眼里是春耕的消息。

随后,二胡演奏家高琳与民乐团一级演员、扬琴演奏家王跃合奏《赛马》,激烈、高亢而奔放的表演赢得全场喝彩。

改革开放之后,音乐文化飞速发展。古乐器也大放异彩。小的如陶泥制作的古埙,吹出的曲子古朴苍凉;大的如编钟编磬,声音气势宏大,最能表现古乐中大的场面;如今在各个地方的城镇,都有民乐培训机构,像古筝二胡之类的演奏,不少青少年也很有水平。

  “梆、梆、梆……”卖油郎敲打梆子铿锵有力,一点点把沉睡的乡村唤醒。有人将簸好的芝麻拎出来,交给卖油郎换取香油。在乡村,香油可是稀罕物,滴滴难舍那。卖油梆子是用凿空枣木做成,黑中发亮,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听着“梆、梆、梆”的响声,心里特踏实。

琵琶演奏家徐英梅的一曲《十面埋伏》动人心弦,雄伟激昂,使观众仿佛进入楚汉相争的古战场。

民族文化少不了音乐文化,各种器乐演奏的经典曲目,因为有大师们的传帮带,一定会带给我们更美好的艺术享受。

  这些年,离家远了,但是一直惦念着宁寂的村庄。诗人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子,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村庄的声音让我永远难忘。

由二胡演奏家马金槽、扬琴演奏家王跃、鼓点演奏家牛虎和笛子演奏家程田君带来的天津民乐团看家曲目——二人台《五梆子》,粗犷豪爽、热情奔放,让听众领略浓郁的民俗特色。

我最喜欢二胡,尤其是二胡那悠扬的弦声让我如痴如醉,但是我不会拉二胡,我想拥有一把二胡,但是不知道怎么拉,更不知道乐理知识,不知从那下手,最近买了一只笛子,免强吹出声来,这让我兴奋了一大阵子,毕竟不是学音乐的料,虽然喜欢,没办法只能放弃了。

  (作者:丁纯)

古筝演奏家范泊芳独奏的经典曲目《渔舟唱晚》富有诗情画意,与演奏场地外的湖光夜色、一树白鹭相映成趣。

1、琵琶

在京胡独奏《夜深沉》的表演中,京胡演奏家张秀岭、邵华与鼓点演奏家牛虎三人配合得当,京胡时而幽怨、时而激愤,鼓声时而迟缓、时而急骤,节奏层层上推,情绪饱满有力。乐声未落,便引来阵阵叫好。

琵琶的音色清澈、明亮。琵琶,是弹拨乐器首座, 拨弦类弦鸣乐器。木制,音箱呈半梨形,上装四弦,原先是用丝线,现多用钢丝、钢绳、尼龙制成。颈与面板上设用以确定音位的“相”和“品”。演奏时竖抱,左手按弦,右手五指弹奏,是可独奏、伴奏、重奏、合奏的重要民族乐器。

当《花好月圆》合奏曲带领音乐会进入尾声时,现场听众仍沉醉其中,意犹未尽。穆罕默德夫妇更是第一时间走向舞台,与表演艺术家们握手,并表达谢意。

2、二胡

“我计划9月参加孔子学院的一场演出,现在正抓紧排练,今天这场音乐会带来的启发赶得上我排练10天了,”穆罕默德的妻子还特意向笛子演奏家程田君请教了笛子的演奏技巧。

二胡音色具有柔美抒情之特点,发出的声音极富歌唱性,宛如人的歌声。二胡(拼音:Erhu) 始于唐朝,称“奚琴”,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一种中国传统拉弦乐器。二胡,即二弦胡琴,又名“南胡”、“嗡子”,二胡是中华民族乐器家族中主要的弓弦乐器(擦弦乐器)之一。

本文由850.com-850com永利电玩城「官网」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乡野白昼的熨帖是这个声音衬映的,穆罕默德夫

相关阅读